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正文

老年人的精神文化层面的需求正越来越引发关注

来源:法治日报2021-02-19 08:43:31

强化监管引导老年玩具市场健康发展

老年玩具市场悄然兴起但产品质量良莠不齐专家呼吁

提起玩具,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儿童的专属。2020年10月25日,正值重阳节当天,一家名为“老有所玩”的老年玩具店在北京市通州区开业,吸引了周边不少老年人前来光顾,许多国内外媒体都进行了报道。

老年玩具作为老年人娱乐的一项重要手段,本应成为市场新风口。但据《法治日报》记者了解,近年来全国曾出现过几家老年玩具店,但基本上都“无疾而终”,而专门生产老年玩具的厂商几乎没有。同时,对于老年玩具的相关标准认定和市场监管,目前也还是一片空白。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老年玩具不仅对老年人的身心健康有益,还能满足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求,但公众甚至老年人本身都对此了解较少甚至存有误解。老年玩具市场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对此要做好宣传和监管,增强社会对老年人需求的关注度,从政策上支持老年玩具市场健康发展。

老年玩具市场广阔

符合精神文化需求

近日,《法治日报》记者来到“老有所玩”老年玩具店,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橱柜上满满当当的各式玩具——这里有400多种玩具。但和想象中的门庭若市不同,店里只有老板宋德龙一人,这让近200平方米的店面显得有些冷清。

“天冷,这时候都在吃午饭,等下午或晚上人会多点。刚开业那会儿从早到晚都有人,现在热度过去了,但忙的时候还是很忙,老年人来了我要一点点教他怎么玩。”宋德龙说,他今年42岁,曾为央视一档老年节目做过广告运营,接触的老年人比较多。“老小孩、老小孩,老年人其实和孩子一样,很多都喜欢玩具,并非只有广场舞、棋牌麻将、电视手机。”

宋德龙说,虽然老年人有玩玩具的需求,但很少有人会主动去玩,甚至还有老年人曾直接跟他说,其店铺定位不对,老年人就不该玩玩具。“应该理解老年人,他们这种固定思维和当时所处的年代和环境息息相关。”

为此,店里的玩具对老年人都免费开放,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宋德龙也待在店中教老年人如何玩,许多老年人在这家玩具店找到了童趣。

采访中,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谭日辉告诉《法治日报》记者,除了老年人自身,公众认知层面对于老年玩具这一概念也缺乏科学了解。一方面大都认为玩具是儿童的专属用品;另一方面认为老年人身体各方面机能逐渐衰退,老有所乐的外延仅限于广场舞类的自娱自乐的活动,对于老年人怎么能够“玩有所乐”关注不足。

根据中国发展基金会发布的《中国发展报告2020: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和政策》,2020年中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约有1.8亿人,约占总人口的13%。老年人的精神文化层面的需求正越来越引发关注。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讲师、法学博士李静认为,不仅是我们国家,全球都面临着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需求问题。“人老了之后,可能面临着情感上的空虚、智力体能的衰退等问题,加上退休后工作和生活状态的转变,这时候可能会产生一些新需求。一些益智类的老年玩具能够帮助维持体能、减缓记忆力衰退等,而在买玩具、玩玩具的过程中,老年人可能会认识新的朋友,这也是一种社交手段。”

谭日辉说,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当下,各种智能产品层出不穷,老年人尤其是经济收入较高的老龄群体已经不再局限于传统的文化娱乐活动,老年人对于“玩什么”“怎么玩”的需求也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并由此产生了对于老年玩具的需求。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四条提到,“国家和社会应当采取措施……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对此,李静认为,“老有所乐”不仅仅是天伦之乐,“老年玩具也可以提供一种社交平台,让老年人能够从中获得存在感,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没有和社会脱节,从而找到生活乐趣”。

缺乏专门生产厂商

监管体系相对滞后

在“老有所玩”老年玩具店里,宋德龙把两侧货架划分为“益智休闲区”和“健身运动区”,前者有记忆棋、九连环等,后者有投壶、室内高尔夫、台球桌等,其中还包括一些电子和现代玩具。店内玩具普遍标价不贵,一般十几元钱就能买到心仪的产品。

采访中,宋德龙给《法治日报》记者展示了几款玩具:一种类似九连环解锁扣的玩具虽然原理简单,但没有提示很难解开;还有一种类似鲁班锁的玩具,《法治日报》记者探索了很久,每次都差最后一块木板就能拼好,但宋德龙只要略施小计便能让其恢复如初。

据宋德龙介绍,目前国内并没有专门生产老年玩具的厂商,这些玩具其实都是他从各种渠道搜集来的,有些是走访了几十个玩具市场淘来的,有些还是定制的,置办起来颇费周折。

在多个电商平台上,《法治日报》记者以“老年玩具”为关键词搜索发现,上面多为孔明锁、鲁班锁套装、陀螺等传统玩具,且种类很少,多是放在成人益智游戏分类中。

与冷清的老年玩具市场相比,我国儿童玩具和老年保健品市场却异常火爆。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协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玩具和婴童用品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玩具市场零售规模759.7亿元,0-14岁儿童人均玩具消费323.4元;艾媒数据中心公布的2020H1中国老年群体保健品月均支出金额数据显示,中国20.99%的老年群体保健品消费支出在500-1000元,完全不买保健品的老年人不到三成。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朱伟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实际上,老年玩具市场在国外一些国家并非新鲜事物,市场发展相当成熟,部分市场的老年玩具已经占据了玩具市场的40%以上。比如,欧美国家已有成规模的老年玩具专卖店,还有专门为老年人开发玩具的企业;日本很注重对老年人的大脑益智训练,市场上盛行各种书籍、玩具等益智产品。

朱伟说,早在十多年前就有研究老年玩具的相关文章出现,但市场却一直没有正视这一需求,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难以盈利。

采访中,《法治日报》记者了解到,除了生产企业少以外,老年玩具还存在生产标准没有规范化、监督体系不健全两大问题。

江苏省法学会经济法研究学会理事、江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杜乐其指出,与儿童玩具国家强制性标准的完整性相比,我国尚不存在专门适用于老年玩具的国家强制性标准,老年玩具标准滞后。另一方面,还存在监管滞后的问题,主要表现为监管机构往往未能对老年玩具市场的监管采取事前监管,而往往在老年玩具侵害老年消费者人身健康权益之后方才介入。

谭日辉认为,由于相关规范标准的缺位,老年人的安全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同时,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形下,老年玩具市场良莠不齐,无法满足老年人需求。

加强市场监管力度

积极出台扶持政策

谭日辉认为,健康、有趣、操作方便的老年玩具可以丰富老年生活、促进老年人健康;反之,则会为老年生活带来安全隐患、交往纷扰。老年玩具的设计应围绕“老有所玩、老有所乐”的目标,遵循安全、易用、简捷的设计原则,针对老年人的身体心理特征及交往需求,设计贴合老年人需求的健身玩具、益智玩具等。

朱伟说,为了更好地开拓老年玩具市场,相关部门的调查是必需的。比如,有多少老年人有玩具需求,他们需要的是什么样的玩具。只有这样才能提升老年玩具的普世应用型,老年玩具才能更好地被推广。同时,媒体还要做好宣传,引导社会大众正确看待老年玩具。

杜乐其认为,在老年玩具市场悄然兴起的背景下,相关监管机构、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应在对老年玩具经营者、老年消费者和老年玩具市场充分研判的基础上,科学合理地制定老年玩具国家标准;在国家标准出台前,相关市场监管机构应主动提前介入老年玩具市场,采用多种方式,对老年玩具设计、制造和销售过程中损害老年人人身健康的潜在情形予以筛查和消除。

谭日辉建议,政府在老年玩具企业税费、租金、融资等方面可以给予优惠,尽快出台相关监管措施,完善相关扶持政策,引导老年玩具企业良性发展,从而形成老年玩具产业链、提升产品质量,满足老年人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同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进一步保障老年消费者在使用老年玩具产品过程中的权益。

李静认为,政府的扶持还可以体现在政府购买服务上面。比如说,现在许多小区都有免费健身区,老年人对此利用率比较高。如果政府购买一些老年玩具投放到社区中心、广场等地方,让更多的人去体验,有助于推广老年玩具,改变人们的一些错误认知。推动老年玩具产业发展完善,能够使老年人充分享受到发展成果,满足文化娱乐和精神需求,自在体面地享受晚年生活。

(记者 王阳 张守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