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内容阅读
倒在扶贫路上的广西六甘村扶贫“第一书记”陈世余
 http://www.zjjzx.cn 张家界在线  2016年10月23日 15:15:20 进入社区讨论

  新华社南宁10月23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夏军)六甘村扶贫“第一书记”陈世余是在今年中秋节前累倒的,倒下时,他满腿泥浆没来得及洗掉。当晚,54岁的陈世余整理贫困户材料档案至22时许,突然头晕目眩倒在楼梯口,被紧急送往医院。爱人周怀娇赶到医院,止不住地掉泪:“他太累了,最多时20多天没回过家。”40多天过去,陈世余仍然昏迷,没有醒来。

  陈世余在贫困村“第一书记”里较为“另类”。“‘第一书记’大多是年轻人,在不少单位,50多岁的年龄已远离一线,可他几乎没推辞,就接受了贫困村‘第一书记’的任务。”合浦县公安局巡防大队副队长郑伟说。

  六甘村位于广西北海市合浦县公馆镇的大山脚下,是广西识别出的5000个贫困村之一。全村4000多人,贫困户170多人,很是分散。

  陈世余每天骑着摩托车到村里,“不到一个月时间,他走遍所有贫困户家中,对他们情况了如指掌。”六甘村村支书徐锡智当时暗生敬佩。

  六甘村贫困户不多,可也有部分残疾人、孤寡老人,他们无法外出务工,靠着几分土地又难摘掉“穷帽”。

  看着村民李志军家的养兔场很红火,陈世余想动员贫困户们一起养兔。可刚开口,他就吃了“闭门羹”。贫困户们拒绝说:“没养兔房,也建不起。”

  陈世余没法子,他不得不向李志军求助。“他想将贫困户的兔子集中在我的厂房养兔,建立农业合作社,带着贫困户脱贫。”李志军说,陈世余隔三差五地来,耐着性子磨,一个外人这么尽心,他很感动,应了下来。

  村民们说,陈世余成天“泡”在村里。48岁的村民朱庆崇说,他不“走读”,骑着摩托车一天都得来回好几趟,走村串户,想着法子帮贫困户脱贫。“你叫他吃饭,他说‘我可不是为了来你这吃饭的’。”朱庆崇回忆。

  “去年9月,广西进行精准识别,进村入户‘打分’,每户农户打分项达90多项,打完分还要将数据录入电脑,陈书记经常晚上10点多才到单位。”徐锡智说,他和扶贫工作队员们一户户走,建档立卡后,又一户户复查、核实,再一户户解释。

  陈世余的身体并不好。“老陈曾动过3次大手术,2008年,他的胆囊被切除,2011年,他因肝病动了手术,2014年,他又因为肾问题再躺在手术台上,‘第一书记’工作那么辛苦,我劝他辞了,可他总说单位没合适的人。”爱人周怀娇说。

  陈世余一门心思扑在六甘村,他家在邻近乡镇,平日住在公馆镇的营房宿舍里。周怀娇说,最长时,他20多天没回过家,身体病痛发作时,他打电话让爱人煮中草药,骑着摩托车回家喝药,跨上摩托车又回到六甘村。

  “他也有‘脾气’,最见不得‘等靠要’的贫困户。”徐锡智说,见到有能力自我发展却等着低保等政策过生活的村民,陈世余大发雷霆。今年,陈世余进村宣传金融扶贫的政策时,有一户贫困户不愿发展产业,试图贷款挪作他用,被陈世余骂得灰头土脸。

  徐锡智说,陈世余来村里当“第一书记”,干的都是生活中小事,可这些小事对村民们都是大事,所以村民们都充满感激。

  今年8月以来,陈世余一直在忙“贫困户台账”等工作,每户贫困户资料繁多,调查、核实、登记、誊写等琐屑的工作虽很不起眼,可都得费好一番力。“他白天走村串户,晚上回营房宿舍整理材料,几乎每天都忙得很晚。”郑伟说。

  陈世余的身体又开始疼痛起来。周怀娇和丈夫约定,今年中秋节一定到北海市人民医院彻底检查身体。

  9月12日晚,中秋节前三天,陈世余整理完“贫困户台账”后,倒在宿舍楼梯口。经检查,陈世余因脑血栓突发昏迷,导致颅内压增高,引起心脑反应,造成心跳骤停。初步怀疑,陈世余突发脑溢血是由于劳累过度造成。

  听说陈世余累倒了,贫困户们争着来看望陈书记。村委会干部带着贫困户代表,来到医院。回村的路上,途中的村民挨个询问着陈世余的病情。

  可陈世余至今尚未醒来。

[作者:夏军]
[编辑:章新平]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