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新闻中心 > 张家界评论 > 经点热评 > 内容阅读
“两次获罪”疑点重重,到底谁在幕后捣鬼?
 http://www.zjjzx.cn 张家界在线  2017年01月07日 11:23:16 进入社区讨论

  八年前,江苏牧羊集团前董事、股东许荣华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被扬州市邗江区警方拘留,后被无罪释放;八年后,许荣华又因同案并以相同的罪名,再次遭到湖南洪江警方逮捕。一个民营企业家因同案同罪两次被抓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与江苏牧羊集团的股权争夺是否有更深的关联?(1月5日法制网)

  2008年9月,江苏牧羊集团原股东董事许荣华因涉嫌商标侵权被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带走,随即在看守所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在牧羊集团持有的15.51%的股权以216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了牧羊集团工会主席陈家荣,之后许荣华被释放。

  出狱后,许荣华通过各种渠道反映遭遇,称自己在看守所签的股权转让协议是受胁迫所为,是公权帮助个别股东掠夺其他股东股权、抢夺企业集团控制权。2009年9月,许荣华向扬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以“被公权力掠夺亿万财富的知名企业家”的身份要求撤销与牧羊集团的股权转让协议。不过,扬州市仲裁委员会直至近七年后的2016年7月5日,才下发裁定,驳回了许荣华的申请。

  许荣华就此向南京市中院起诉,请求撤销扬州市仲裁委的裁决,该案于2016年11月22日在南京市中级法院开庭。11月19日,许荣华从美国回来,正是为了参加三天后的这场庭审,但却又因同案并以相同的罪名再次被洪江警方带走。

  回顾这两次案件,确实疑点重重。首先,许荣华被洪江公安局拘留的罪名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但后来被检察院变更为“假冒注册商标罪”。但关于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刑法》第214条有规定,该罪名针对的是“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行为。也就是说,构成此罪的商品,必须是销售他人生产或者提供的,而不是行为人自己生产的商品。然而,福尔喜本身就是生产企业,怎么可能会构成此罪呢?

  其次,据了解,许荣华两次被抓均为遭人举报。第一次被抓的举报人是牧羊集团总裁范天铭。这一次的举报人同样是牧羊集团的内部关系人。范天铭2006年曾获得过扬州十大经济人物奖,其中PFJ06苹果分级机是其获奖的重要理由,而这正是福尔喜公司的研发技术。目前的情况就好像是:当年你拿我的技术来宣传,认可我是你的成员单位。现在又反过来告我侵权,假冒注册商标。这样的逻辑,似乎是说不通的。

  再次,许荣华两次被抓时机,均处在关键节点。第一次被抓,正值牧羊集团董事会换届前夕。被抓后的许荣华签了无罪释放的协议,于是, 2016年7月,许荣华在看守所出让的股权,最终转入牧羊集团范天铭手中,范天铭从而成为最大股东。2016年12月5日,南京市中院支持了许荣华的请求,判决撤销扬州市仲裁委员会做出的裁决。这意味着,许荣华距离最终要回在看守所被迫转让的股权又近了一步。12月12日,南京市中院已经决定提级审理该案。然而,就在此关键时机,许荣华却再次被羁押在1000多公里外的洪江市。这让我们不禁怀疑两次案件均与江苏牧羊集团内部的股权之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最后,许荣华妻子李美兰在11月20日,即许荣华被带走后第二天,她便收到一个自称是范天钧(牧羊集团总裁范天铭的弟弟)的朋友的电话,“问能不能找人坐下来谈谈,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此后,李美兰和儿子还不断收到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而且,12月2日,在许荣华被决定逮捕的当天下午4点零04分,李美兰再次收到“劝降”短信,这些都可能说明案件并不是外人想象的那样简单。

  八年之后为何“重翻旧账”,股权争夺是否将浮出水面,我们都只有作进一步的观望。但我们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在法治社会下,孰是孰非,法律必然会给我们一个断定,真相也自然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磊磊)

[作者:磊磊]
[编辑:章新平]
[来源:张家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