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内容阅读
为何绕过三甲医院,两小时没确诊治疗?
 http://www.zjjzx.cn 张家界在线  2015年12月03日 15:41:40 进入社区讨论

  为何绕过三甲医院,两小时没确诊治疗?——对话999急救中心与患者张先生

  新华网北京11月30日电(记者 高洁 李亚红)持续引发社会各界关注的微博长文《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提到,新浪微博名为“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的网友11月9日乘坐南航CZ6101次航班时突发疾病。机组人员和机场救护人员互相推诿,他强忍病痛自己“半蹲半爬”下了飞机,而999急救中心迟迟不能确诊并一度拒绝转院,延误了救治时间。

  公众对于999急救中心欺骗患者,涉嫌利益输送的质疑声持续发酵,深陷此次舆论风波的999急救中心如何作答,“中国网事”记者分别专访了999急救中心和当事人张先生。

  999急救中心:迟迟不回应是因为我们没有调查清楚

  问:为何没有将病人送往具备三甲资质的协和医院、朝阳医院?

  999急救中心郝大夫:11月9日,是我到首都机场急救中心接的这位患者。在救护车上,患者问去协和医院还是朝阳医院?我说朝阳、协和急诊病人多。因为当天早上接到指挥中心的提示,协和医院患者多,床位紧张。

  问:急救病人送到哪家医院的原则是什么?

  郝大夫:急救中心送病人按照就近、就急、就能力和遵照患者意愿转诊的原则,我建议患者到急诊抢救中心,并征求患者的意见,最后患者签字确认同意。

  问:为什么把病人拉到急诊抢救中心?有网友质疑其中存在利益关联,你们怎么看?

  999急救中心副主任田振彪:999的全称是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急诊抢救中心的全称是北京市红十字会急诊抢救中心。他们是两个机构,999是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属的事业单位,急诊抢救中心是社会资本办的医院,虽然两家离着近,人财物完全是分开的。

  问:患者在医院接受诊断后,为何迟迟没有得到明确诊断和合理治疗?

  受北京市红十字急救中心邀请,首都医科大学丰台医院普外科主任樊有炜:我看了病例摘要,我认为该做的检查都做了。患者突然肚子疼,一般的情况认为是吃了不合适的东西,或者过去做过什么手术有影响等。患者13时到达急诊抢救中心,医生给予患者吸氧、心电监护、询问病情、查体,对于这种症状不会立即开刀手术的。初步诊断腹痛原因待查,不排除是不完全肠梗阻。对于肠梗阻临床上是允许保守治疗,观察6到8小时,如果症状不缓解,症状加重等,才算是有手术指征。

  问:这位患者说医生问他是否吸毒,这是怎么回事儿?

  急诊抢救中心副院长霍明立:当时患者自行拔出胃管,要求注射止痛针。然而,在诊断不清楚的情况下,一旦注射了止痛针,掩盖了病情,更难进一步明确诊断。这时候接诊医生开始询问既往病史,比如是否有吸毒史等,来综合分析诊断。

  问:最后患者转诊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是怎么转诊的?

  急诊抢救中心医务科主任赵文斌:后来,患者的朋友到达急诊抢救中心,和朋友商量后要求转院,并拨打999急救电话,15时43分将患者转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问:对于患者和公众的质疑,为什么你们迟迟没有回应?

  北京市红十字会法律顾问童云洪:对于别人的质疑,要进行相关调查,没有调查清楚就答复是很草率的。并且事件发生后我们在自查的同时积极配合北京市、区卫计委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调查。

  北京市红十字会副会长吕仕杰:我们通过该事件也将认真总结经验,结合目前正在进行的北京市院前急救条例的修订,建议通过立法进一步规范完善北京市院前急救体系,在充分发挥政府医疗体系主体作用的同时,重视发挥社会力量。

  当事人张先生:不会放弃追问,力求推动体系的改良和补漏

  问:为何会选择在网络平台将自己的遭遇公布出来?

  张先生:首先我想说我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和工作单位,是因为我代表的是飞往陌生城市突发疾病却孤身一人的乘客群体。我在手术的近两周后选择发微博,将我的亲身遭遇告诉公众,不是说要求得到什么赔偿,我的初衷是探讨应该怎么办,推动相关规范和体系的改良和补漏。也许,下一个再发生类似情况的乘客,就不会再有我这样的遭遇。

  作为一个没有网络实名认证的只有不到7000粉丝的普通网友,我在发微博前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反响。但作为一名从事深度报道的记者,感谢我的职业让我能看出这一事件背后的问题。

  问:回忆事件发生的当天,你是否提出过自己希望选择的医院名称?

  张先生:首都机场医院急诊室主任给我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明确告诉我他们确诊不了,建议我转朝阳或者协和这种上级医院,他帮我叫的救护车。我当时认为他交代了急救车将我转送这两家医院中的一家。

  但是999救护车上,他们告诉我这两家医院人多挂不上号,不建议选择这两家医院。整个过程当中我没有听到他们与这两家医院沟通过是否可以收治患者,而且我查地图发现,即便不选择这两家医院,附近依然有好几家具备三甲资质的医院可以选择,而且比999急救中心更近。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我,999以三甲挂不上号为由搪塞,完全违反《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规定的“更有利于病人的救治”的原则。转院一般是找一家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转到上级医院或专科医院,如一定要转到同级医院,除非转入的医院跟转出的医院相比确实在治疗急腹症方面有一技之长(比如三级医院转至三级医院)。

  999急救中心与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同属二甲,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已经明确建议转往上级医院,999救护车舍近求远转送违反相关原则,不能不让人怀疑他们因利益驱动致我的病情于不顾。

  问:能否回忆一下999急救中心质疑您吸毒的情况?

  张先生:他们两次提出这个问题。第二次是我基本做完全部检查后,我再次听到医生怀疑我是否吸毒时我彻底绝望了。我觉得检查结果都在那摆着,他们还怀疑我是吸毒骗取止痛药。我觉得我继续留在这,肯定没救了。

  我确实要求给我止痛,因为当时的病痛已经持续了几个小时,我的腰都直不起来。那种疼痛是无法想象的。999急救中心没有确诊我是肠梗阻,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反而一再怀疑我吸毒,我怀疑这些所谓的专业人士的医疗水准。

  问:是否认可南航、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北京999急救中心的后续处理措施?

  张先生:我认可不认可其实不重要,关键是公众是否认可。我放弃赔偿,因为我的初心不是为了赔偿。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南航的致歉和整改我是认可的。首都机场急救中心也登门致歉,我也接受了。据说首都机场机场急救中心针对此事已和各大航空公司代表开了协调会,正在努力去建立和各大航空空乘人员的合作制度,并进行了演练,如何确定负责人,如何救治飞机上的病人等。特别是对于独身一人的乘客,如何建立一个完备的联络和情况通报的体系。

  而北京999急救中心,长达两个小时做了诸多检查依然无法确诊我的病情,还两次询问我是否吸毒,延误我的治疗。999急救及其所隶属的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没有跟我官方的接触。红十字会在我投诉后,至今未向我询问调查过。在等待相关上级部门对我投诉北京999急救中心处理意见的同时,我已经跟一位律师见面,如果需要用法律维护我的权益,那我做好准备。

  问:是不是做好了要坚持问到底的准备?

  张先生:对于我这样的外地人,如果不来北京可能不会接触到999。既然999和120并存,可见999承担了一定的责任并有一定的社会需求。在微博中我也提到了,我要求999解释清楚我的系列问题,包括999为何单独设立急救中心,如何理清其中的利益关联,给公众一个交代。

  我的思考是,我不去转述我道听途说的。我希望我的经历和思考能让更多人抱着建设性的态度去参与讨论。比如,是不是应该有一个更明确的判断标准,转诊的病人应该被急救车送往什么级别的医院。我在心理上获得的成就感远超任何经济赔偿。

  其实我目前的身体状况很疲惫,需要疗养,并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但是对于依然没有搞清楚的问题,我希望有一个答案。

[作者:]
[编辑:李娜]
[来源:新华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