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新闻中心 > 张家界评论 > 视评 > 内容阅读
土家赶年
 http://www.zjjzx.cn 张家界在线  2017年01月10日 10:00:50 进入社区讨论

  年来了!年来了!从北大广上来了,从不毛的建设工地来了;志得意满的来了,满身疲惫的来了;从小辫甜蜜的笑靥里来了,从胡子呵呵的唠叨中来了。来了,来了,都来了,都因一个“年”字。 年来了!年来了!高速公路滞缓了;客运站内站外爆棚了;回家的摩托车队串成串,连成线;归航的远洋巨轮一艘艘进港。来了,来了,都来了,都为一个“赶”字。

  年在城里一转,城边的路旁到处举起了欢迎返乡的条幅;大街小巷人流车流一下子凝固了,喇叭声、嘻笑声不绝于耳;商业街的店铺挂起了串串红灯笼;大街两旁的行道树上爬满了的彩灯,待到傍晚姹紫嫣红、绚丽多彩;步行街促销的音乐、夸张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超市、菜场、酒店、服装店人头攒动,站在付款的队伍中怎也望不到头;寒冷空气一下子烟消云散,整个城都被搅活了…… 年往山洼洼里一滚,满山洼弥漫着米酒腊肉的阵阵浓香,空中不时爆响一连串的烟花爆竹,提醒着沉睡的山洼:大姑娘、小媳妇、老爷子、壮小伙都回来啦,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在大院子一漂,开门声响成一片,大门后闪出一群群红小辫、锅盖头,大小的晒坪飘荡着踢毽子、打陀螺、玩打仗、过家家的笑声。年到小河、小溪里一溜,河边、溪边蹲满洗菜洗衣服的大伯母、小婶子。大伙儿挥舞着棒槌、洗衣刷,拆洗床被,擦亮灶具卧具。

  城里除了拥堵的车流人流,堆积如山的加工食品,嗅不出更多的年味,城里人便早早地开车回到乡下老家。在这里,鞭炮烟火凭天价让你放过够;挽起袖子杀鸡宰鹅,打鱼屠羊,闲暇时,登上屋后的山顶,看疾驰在村道上匆匆车辆和拥堵在路口三五成群的归旅,还有村头村尾的那袅袅炊烟。如果你身强体健,也可参加岁末的围猎行动,按照老猎户的指引,顺着猎物的足迹,他们一山一岭地围过来,又一山一洼的狩过去,猎物无处逃遁了,乖乖的钻进圈子。汗水淋漓、气喘吁吁的你也会分得与老猎户一样的收获。

  土家的年比汉族要早一天,月大腊月二十九,月小二十八,叫做过赶年。传说明嘉靖年间,倭寇入侵中国,土家人正热热闹闹地准备过年,突然朝廷给土司王下了圣旨,调集土家杆子兵赶赴东南沿海抗击倭寇。计算行程,若要按时赶到,就无法过年。土司王决定提前一天过年。团年后,土司王带着土家儿女立即奔赴前线,大败倭寇。为纪念这次胜利,土家族人每逢过年都要提前一天,代代沿袭,就成过赶年的习俗。

  土家人沿袭进入腊月便是年的习俗。每年腊月一到,土家人就开始赶置各种年货,忙个不停,年的气氛便渐渐地浓了起来,一步步地推向高潮:杀年猪、做煻糁、推豆腐、打糍粑、贴对联、置办团年饭菜、祭祖、团年、守岁,直把年的氛围弄得红红火火。最赶最忙的是腊月二十八、二十九,这两天要完成除尘,清理屋前屋后的水沟,翻炒种种干货,杀鸡剖鱼,烫、洗、煮猪首,置办各种团年饭菜……个个都忙得脚不踮地。

  土家人的团年饭是在漆黑的深夜拉开帷幕的,随着此起彼伏各家的鞭炮声,一家人团坐在丰盛的饭菜旁,先是相互祝福,再动筷,吃团年饭时讲究的一个“慢”字,也许是对一家人团圆时光的珍惜,吃着,吃着,天慢慢地就亮了。年饭后,各家的大门陆续打开,洒扫庭院。彼此见面十分客气,都是些问好祝福的话语,亲亲热热,仿若一家。 几个当家人一碰头,奉上一支好烟,大年三十的主题就算开始了,打糍粑讲究的人多热闹、喜庆,大妈烧火、上甑蒸饭,小媳妇摆好擦亮案桌,几个精壮的汉子抬来石臼。一切准备就绪。糯米饭也蒸熟了,胖嫂端来一盆热气腾腾糯米饭,扣在石臼内,“咚!”“咚!”“咚!”两个英武的壮汉你一锤,我一锤,有节奏捶打起来。

  一臼米饭慢慢地变成了饭泥,粘粘糊糊像扯不脱的牛皮糖,又像一臼白金,十分诱人。大婶将一臼白金连拖带拽,搬到如镜面的高桌上,用虎叉挤出皮球大小饭泥团,孩子们再将饭团,一溜摆在长凳上,再用另一张长凳扣上一压,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个个圆圆的明月亮。

  也不是都在赶,都在忙,煦暖的阳光筛洒在坪场上、石碾旁,一群花枝招展的大姑娘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剪窗花,糊灯笼,让漂亮的花鸟与日子,一同跨进门院。多情的少女,提着一个小巧玲珑的篮子,把情歌情话,绣在一双双花垫上、花手绢里,年后瞅准机会送给一只会唱歌的青鸟。勤劳善良的嫂子们,搓着鞋索,纳着鞋底,为心爱的男人做一双厚实的布鞋,土家女人无不追求着各自爱情和梦想。

  忙绿丰收的旧历年眨眼就飘走了,勤劳淳朴的土家人正努力追赶着更加红火的新年!

[作者:向春云]
[编辑:田慈孝]
[来源:红网张家界分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