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张家界旅游 > 文化 > 内容阅读
一朝入军营 三代传旌旗——记外公和他的革命故事
 http://www.zjjzx.cn 张家界在线  2015年09月01日 08:23:58 进入社区讨论

  

一朝入军营  三代传旌旗——记外公和他的革命故事

 

  85岁的外公

  

一朝入军营  三代传旌旗——记外公和他的革命故事

 

  1951年10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颁发的抗美援朝纪念章

  

一朝入军营  三代传旌旗——记外公和他的革命故事

 

  纪念章

  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晚上,华夏大地正洋溢着最隆重的传统节日——除夕的喜气。灰暗的夜色里,一辆运送中国志愿军的火车正全速越过鸭绿江。这是外公第一次出国,他激动地望着窗外,正想看看朝鲜是个什么样,忽然,原本寂静的天空响起了飞机隆隆声,紧接着便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混乱中从地上爬起来,外公发现紧挨着的一节车厢已经被炸没了。64年后,说起那次遭遇的袭击,外公仍然心有余悸。

  生在苦水里

  外公钟良憉,字子英,1930年6月出生于桑植县的一个小山村,全家八口人,外公排行第四,父母平时都叫他“四儿”。因世道暗淡,家里人口又多,外公的童年,基本都在挖野菜中度过,更不用说上学了。直到15岁,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外公混进了邻村的私塾,并断断续续上了三四年,这点仅存的“墨水”对外公的人生起到了很大作用。

  1947年,外公17岁,解放战争打得难解难分,在家乡,土匪横行,乡亲们的家庭支离破碎,生活朝不保夕。为补充兵源,掌握着武装力量的国民党到处抓壮丁。一天,外公的二哥刚刚准备外出,碰巧撞到前来抓壮丁的土匪手里,三哥听说后,立即抄了一把柴刀(砍柴用的刀)追过去,挥起一刀砍断了一个土匪的两根手指,几个土匪被打得狼狈不堪,逃回去向保长彭用生告状。外公一家知道摊上大事了,惊慌失措,他母亲吓得嚎啕大哭,情急之下,外公的父亲东拼西凑借了6万元钱买了一头牛、一头猪,在保长彭用生家办了两大桌酒席赔礼道歉,才化解了一场危机。而外公家里也因此负债累累。

  艰苦的岁月总是特别漫长。1949年,家里没有一粒米、没有一滴油,19岁的外公和哥哥、妹妹一起上山挖菊根,一天能挖20多斤菊根,回家洗净、捣烂,用布块包住吊着过滤、沉淀,第二天早上把沉淀物做成粑粑蒸熟了才能吃。所以现在,我能理解外公为什么不随便扔剩菜剩饭,也不准我们浪费饭菜。

  长在战场上

  为减轻家里口粮负担,外公的三哥被迫离家,来到卢阳乡公所当兵,混得一口饭吃。1949年6月,父母让外公到卢阳乡把三哥换了回来,这也是外公踏进军营的第一步。1950年2月,工作队积极宣传土地改革等共产党的思想和政策,这段时期,外公亲眼目睹了人民解放军给群众带来的种种实惠,也逐渐深入理解和接纳了共产党的思想政策。6月的一天,走马坪乡政府宣布了征兵的消息。外公心潮澎湃,当即决定报名参军——这是他从小的梦想!

  入伍不久,外公因为读过私塾便被推荐为中队学习组长——至今外公还经常以此事为例来教导我们学习的重要性。1951年,外公所在部队收到已被暂编入独立五团、并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消息,外公热血沸腾!次日,部队步行抵达大庸县城(现张家界市永定区)。晚上开大会,外公被评为模范代表,并担任独立团二营六连四班班长。随后,部队经桃源至岳阳乘火车北上到达东北长春,学习开会,这时已是腊月二十八,部队就在吉林省政府过大年。大年晚上,部队接到命令,立即出发过鸭绿江入朝作战。

  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晚上,全国人民正沉浸在最隆重的传统节日——除夕的喜气中。灰暗的夜色里,运送中国志愿军的火车正全速越过鸭绿江。这是外公第一次出国,他激动地望着窗外,正想看看朝鲜是什么样的,忽然,原本寂静的天空响起了飞机隆隆声,紧接着便是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混乱中从地上爬起来,外公发现紧挨着的一节车厢已经被炸没了。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21岁的外公胆战心惊,但想想已经死过一回,便和战友们相互安慰,一起克服恐惧,想着早点为战友报仇。

  部队刚抵达朝鲜的满铺郡(县名),志愿军侦察兵回来报告,蒋介市(县名,是个50万人的大城市)有美国和南朝鲜兵7000多人把守,团长马上部署:由一、二、三营从北面穿插过去,四、五、六营从正面主攻,七、八、九营随团长从南面出击,三支部队对敌形成了包围圈。信号弹一响,三支部队像离铉的箭,从三个方向同时对敌军发起猛攻,鏖战数小时,7000多守军悉数被奸。志愿军乘胜追击,向北河、忠成杆直达大同江,再入西川、顺川等大城市,美军和南朝鲜部队节节败退。那是外公参加的最激烈也最难忘的战斗。外公说,那场战斗以后,他开始看淡了生死。

  1952年,外公调任警卫团二营四连司务长,负责管理三个连的部队的枪支、弹药、被装和工资、津贴等。1955年2月,一封家书把外公热血澎湃的心沉入了谷底:因病无钱治疗,母亲已双目失明。但部队领导得知情况后,给外公家里寄了一万元钱,专门治疗他母亲的眼睛,这让外公真切感受到了党组织的温暖,也更加坚定了他为党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的决心。

  带着余热回故乡

  1957年8月15日,外公从部队转业回桑植,征求意见时,当时乡村学校老师很缺乏,外公想到小时候读书不够,想趁机补充和学习,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教书。11月23日,外公和外婆举行了婚礼。1958年正月,外公被安排到走马坪乡龙洞坪村教书。就这样,外公从硝烟弥漫的战场踏入了三尺讲台,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和文字打交道却是外公喜爱的,一边自学、一边教书的自在生活让他不知不觉实现了从“兵哥哥”到“文化人”的转变。

  1961年下半年,县里通知外公到湘西自治州花垣县茶洞师范学校带薪学习一年。次年,外公被调到中国人民银行驻官地坪营业所工作。后来,外公先后被打成走资派、到袁家界五七干校(现天子山景区)进行改造,参与公社调研。1986年,外公从走马坪公社财政所长职位上退休。

  英雄迟暮,好汉退场。如今,85岁的外公耳不聪了,目不明了,脚步也慢了,上台阶都吃力。值得欣慰的是,外公身体还算结实,说话思路清晰,顿顿要吃肉,一天能喝半斤白酒。每每回首往事,用颤抖的手给我们展示那块被他擦得蹭亮的抗美援朝纪念章(1951年10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颁发)时,外公布满皱纹的脸上总是闪耀着别样的光彩。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64个风雨轮回早已远去,但这首曾让外公热血沸腾义无反顾的歌曲,仍是唯一让他无法平静的旋律。

  外公退休了,革命精神却没有退休,在其影响下,儿子钟善坤接下接力棒,参军并上了军校,后转业回到桑植县公安局;孙女钟琪2012年高考考入国防科技大学;外甥向延武2011年入伍为汽车兵。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这个以外公为领头人的家族里,红色革命道路在不断延伸,父辈的旗帜,依然高高举起。

[作者:黎国平]
[编辑:金亚平]
[来源:张家界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