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张家界旅游 > 文化 > 内容阅读
家门罗长江:不尽长江滚滚来
 http://www.zjjzx.cn 张家界在线  2016年12月08日 19:15:01 进入社区讨论

  罗长江,一个老领导,原湖南省政协委员、张家界市政协副主席、市文联主席、市作协主席、民盟张家界市主委。他和我是家门,细看族谱,追踪许溯源,几百年以前还是一家人,因此我称他为家门。

  这个“家门”可不简单,光耀门楣,不堕家声。罗长江一生经历丰富,从资江之畔到澧水之滨,从龙回宝地到奇山异水,职场摸爬滚打40多年,在各个不同岗位上为国家做出过杰出贡献。同时他也是一位勤奋的笔耕者,撇开退休前的一切“头衔”,他现系国家一级作家,湖南省作家协会散文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湖南作家书画院副院长等。出版有长篇小说《山国》、长篇传记《西蒙•波娃》、长篇纪实文学《神话与绝唱》、绘图版长篇散文诗《澧水•印象》、散文集《杨梅梦里红》和《与张家界大峰林对话》、学术专著《特色城市之路》等文学作品16部。有2件诗歌、散文作品先后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另发表、展播和出版有多部绘画、音乐、戏剧、书法、摄影、新闻作品。他先后获奖100余次。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罗长江是一位有才华、有成就、有水平、有地位、有情怀、有干劲的奇才。作为他的老部下、家门宗亲,我为他感到骄傲!

  12月10日,由湖南省文联、省文艺评论家协会、湖南日报湘江周刊和张家界学院举办的“罗长江大地长篇系列作品研讨会将在张家界学院隆重进行。此次推出的《大地血殇》是罗长江“大地”系列之第二部,是一部运用叙事散文诗正面描写战争的鸿篇巨制,是一部充满创新意识与探索精神的跨文体写作。作品以一场为抗战阵亡将士招魂的民间祭祀活动为主线,将巫风楚韵的民间祭祀与屈原《九歌》对接,更与历尽沧桑的民族心灵史对接,创造了中国文学史上跨文体写作的奇迹。

  正如罗长江自己在《大地血殇》一书的《自序》中所说:“我之结缘叙事散文诗,说起来有些时日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陆续发表过二三十篇叙事散文诗,有的还得了奖,有的被收入多种选本······”的确,一个有成就的人回味故去的岁月,有职场的奋斗,有亲情浓浓、有友情依依等,生活画卷五彩斑斓。但罗长江却把更多的眼光投在了他所擅长的“散文诗”上,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成就。我拜读了罗长江先生通过张家界学院的奇才、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朱岚武师弟赠给我的《大地血殇》一书后,更觉得罗长江人品文品都很好,思维很清晰,人很聪明,文笔优美,感情真挚,剖析富于哲理,造词造句老练。我边喝自己黑茶公司浓浓的黑茶边认真看完了全书的“九歌”即“第一歌开坛、第二歌招魂、第三歌英雄故事歌·湘西会战”、第四歌英雄故事·湘西会战(续)、第五歌英雄故事·湘西会战(续)、第六歌英雄故事·湘西会战(续)、第七歌跳殇、第八歌引魂、第九歌撤营”后,不禁拊掌赞叹起来,原来罗长江不仅仅是一位老领导,著名作家,还是一位富有创新精神的“文学改革家”!正如他自己所说“借用当下的网络热词‘任性’,我是怀着散文诗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的‘任性’,沉湎于这个抗战题材的······”。的确,罗长江的‘任性’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平。《大地血殇》文字优美,思路清晰,用字考究,全篇几乎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令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位花甲老人的作品。

  如今罗长江正在安逸甜蜜的享受人生的金秋岁月,当我在灯下读家门罗长江的这本专著时,使我自然想起了我创办的张家界老院子家族千年来书香盈门人才辈出的传奇,也想起了和罗长江有些相似的我志在四方的伯父、正厅级老领导罗玉初,更想到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两句诗来。罗长江的这种精神是难能可贵的,也是对“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延续与发扬光大,是值得提倡与乡人们仿效的。当我反复研读《大地血殇》后,还想起杜甫的诗句:“无边落木潇潇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我略改动一下“多情岁月悠悠过,不尽文章滚滚来”。我觉得这诗句是对罗长江的最好的也是最精准的总结,也是对后来家门的一种无言的激励。

  岁月染白了罗长江的双鬓,一般人退休后,都是“无官一身轻,把酒于樽前,啸歌于月下,儿孙绕膝,饱享天伦之乐。罗长江却不是这样,他总是耐不住对“文学”尤其是“长篇散文诗”一个“情”字的诱惑,偏偏要继续挥笔疾书,成果辉煌。正如罗长江自己所言:“对于写作,我喜欢挑战,喜欢探索和冒险。一挑战,就来劲;一冒险,就生快感。正因为是探索、冒险,最怕眼高手低、志大才疏,所以究竟效果如何,心怀惴惴焉······”。我想,作为文人出身的厅级高官,罗长江四十多年职场生活,大部分时间在舞文弄墨。或为宣传写稿,或在报社编稿,或编书写序,或参政议政,写总结报告等,其中有些也不乏例行公事,应景文章,林林总总,已成过眼烟云。惟对于“长篇散文诗”的情结,刻骨铭心、不将其“突破”、于心不宁,《大地血殇》也就在这种心境下应运而生……我想,罗长江在“探索”与“冒险”这种思想激烈的刺激下冒出了强烈的火花,这是他创作的突破口。尽管罗长江淡泊名利,但党和人民并没有忘记他。近年来,罗长江入选“湖南省文艺人才扶持三百工程”等诸多荣誉,作品多次被省作协列为“重点扶持作品”等,那一摞鲜红的本本,如他的笔迹一样,记录着他辉煌的人生历程! 7月12日,由中国文艺界网和长沙市图书馆联合主办的大型首推读书会在长沙举行,张家界市政协原副主席罗长江作品《大地血殇》与读者见面。而12月10日在张家界学院举办的“罗长江‘大地’长篇系列作品研讨会,正是作者“不尽长江滚滚来”的生动见证!

  对笔耕者来说,创作年龄与生理年龄有时是不一致的。庚信直到晚年出使西魏久滞北方才写下摧肝裂胆的《哀江南赋》。杜甫诗赞云:“庚信平生最潇洒,暮年诗赋动江关。”的确,老年人阅历深、知识高、经验丰富、思想成熟、看问题深刻,写出来的东西自然有深度、受欢迎。这方面,年过九旬的黄永玉长篇小说创作达到高潮是明证。而年过花甲的家门罗长江“凌云健笔老更成,不尽长江滚滚来”也是一个生动的例证,他的这种精神也永远激励着我等这些年轻文化人向他学习,将笔耕与人生的自强曲进行到底!

[作者:罗建辉]
[编辑:田慈孝]
[来源:红网张家界分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