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张家界在线 > 张家界旅游 > 文化 > 内容阅读
忙年
 http://www.zjjzx.cn 张家界在线  2017年01月19日 08:46:57 进入社区讨论

  我怀念乡下的旧历年了,更怀念儿时老家的旧历年。那个盼望,那个繁忙,那个热闹。那段时间,家家都忙于准备年货,故称“忙年”。

  我的老家在澧水河的南岸,前后六层的大院子,百余户几百号人,院子里几乎都姓向,背靠大山,称向家山边。院子里,抬头都是本家的亲人,长一辈伯叔姑婶、同辈哥姐弟妹,平时就很热闹,旧历年关更加喧嚣,整个院子上空弥漫着浓浓的年味。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老家普遍缺衣少食,每天都得盘算着一日三餐,为了填饱肚子,母亲经常把红薯作为辅粮摆上餐桌,菜里油水很少,吃肉就更困难。每年刚进入冬天烤火时,我就勾起指头计算着杀年猪的日子,然后是小年,大年。 冬至一过,一声声猪的尖叫声就会在院子内响起,屠夫这家出,那家进。每年,除了屠夫,母亲还请了几个壮汉扯腿,给屠夫打下手,我们几个孩子则站在旁边看热闹。杀完猪,母亲会请帮忙的和左邻右舍吃一顿杀猪饭,被请的人都觉得很荣耀,汉子们喝着酒,划着拳,直闹到深夜,母亲总是笑呵呵的,不断地添酒加菜。接着是腌肉和灌香肠,母亲将猪头、猪腿、猪屁股和块子肉表面涂上大量的食盐,然后放在陶缸或大盆里腌上十天左右,待腌透后,将这些肉与灌好的香肠一起挂在火炕上方,每天用柴火熏,湘西大山里生长的杂木富含各种营养素,这些营养素随着烟火熏到肉和香肠上,腊肉和香肠就特别的香。当然坐在火炕边,烧肉吃才是我们小孩子的最爱。

  腊月二十以后,家家户户都忙开了,扫房尘、推豆腐、炒炒货,熬糖、打糍粑……整个院子内天天飘着香味,十分馋人。母亲很能干,光炒货就有十几种:炒玉米、炒红薯条(块)、炒米、炒发生,炒瓜子……家里的七、八个陶坛里装得满满的。趁母亲不注意,我悄悄把陶坛里的炒货扎了满满几口袋,跑到稻草垛下边听故事,边与小伙伴分享。

  年前,全家还得赶到三里外集镇上“打年货”。妈妈肩背手提,带着我们姐弟四个,顺着人流朝集镇赶。过了腊月二十,天天都是集,集市上人山人海,各色年货堆积如山。鞭炮老板坐在光溜溜的柳树桠上点燃串串电光炮,七八个“泼皮”推搡着,争抢哑火的炮仗,有的干脆一屁股坐在燃爆的鞭炮上,任由他人推搡,尽管满身都是泥呀灰的,但个个都笑得那么开心。母亲赶快攒紧我的手,生怕我钻到争抢的人堆里,我使劲挣脱母亲的手,故作姿态地朝前走去,趁母亲一眨眼,就抢了两个大炮仗。母亲将自家的红薯粉丝和几只大公鸡换回“工农兵”,然后带我们到商店买新衣新鞋,每个人打扮一新,然后买糖果饼干、饮料、炮仗,最后买条大鲤鱼,姐弟几个蹦蹦跳跳地回家。

  吃团年饭是春节中的高潮。为把团年饭做得丰盛,全家人前两天就开始准备。洗刷的洗刷,挑水的挑水,劈柴的劈柴、杀鸡剖鱼,购买各种富含美好寓意的菜蔬……当然最要紧的是煮猪首和做几道祖传的菜肴。煮猪首是很讲究的,先是大火,后用小火,免得猪首煮熟时猪皮裂口(据说这样来年会不吉利)。猪首煮熟后,父亲带着我和弟弟,恭恭敬敬将猪首摆放在神龛下的方桌上,拜祭祖先,祈求来年富贵平安。炸圆子,滚蛋卷也每年忙年的必备节目。菜圆子是将炒米与蒸熟的红薯块或豆腐打混,再放入食盐、辣椒沫、酱油、葱花,也可加入其他菜蔬,捏紧团圆,放入油锅炸,外皮焦黄即捞出,上桌前再在蒸锅里蒸热即可。滚蛋卷,将新鲜瘦肉剁成泥加香菜末,放入食盐、辣椒沫、葱花拌匀备用,再用平锅制成蛋皮,将拌好的肉馅滚进蛋皮里,蒸熟。菜圆子、蛋卷吃了几十年,一直是我家的祖传佳肴……父母忙得团团转的时候,我悄悄扯下一串鞭炮,拉着弟弟,炸稀泥、炸树洞,后面跟着一群羊角辫、锅盖头。

  土家人过赶年,母亲腊月二十九晚上就备好团年饭。一阵阵鞭炮惊醒了睡梦中的我,刚过零点,鞭炮、礼炮一阵近似一阵,不知不觉又睡着了。当母亲再次叫醒我的时候,已是凌晨五时,全家人陆续起床,父亲叫我打开大门,燃放鞭炮,迎接故去的先辈回家过年。一会儿后,关上大门,全家人团坐在大圆桌旁,一家人举起酒杯,先敬奶奶,然后彼此祝福,一家人说说笑笑,其乐融融。当一家人放下碗筷时,天也渐渐地亮了,依土家习俗,这预示我们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美好。

  腊月三十的主要活动是送亮和守岁。团年饭后,给故去的祖辈上坟,土家人称“送亮”。我们姐弟带上香纸、腊烛、鞭炮、菜肴果品前往祖辈坟前祭祀。山坡上、山洼里到处都是祭祖的人,鞭炮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一路上,相遇的都是伯叔姐弟,还有远在他乡的游子,大家紧紧拥抱,相互问好祝福!是啊,隆重、淳朴老家的旧历年,传承着几千年的民俗文华。今年,我一定回老家,与家乡父老一起奔忙于旧历年。

[作者:向春云]
[编辑:田慈孝]
[来源:红网张家界分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