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白酒板块全年涨幅达114.06%

来源:中国经济网2021-01-08 10:10:30

“大资本入局、并购重组、涨价、高端化、牛股……”成为了2020白酒市场绕不开的关键词。尤其在二级市场白酒板块更是风光无限,1月5日,白酒股继续强势上涨,茅台突破2000元大关,市值站上2.59万亿高地,超过了工商银行与中国石油的市值总和。与此同时,当日30只白酒概念股,23只飘红。

随着近期白酒股持续上涨,也接连引发监管层关注。1月4日晚间,深交所分别向酒鬼酒和五粮液下发了监管函和关注函,这两家公司均涉嫌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对外发布涉及公司经营的重要信息。而贵州茅台、山西汾酒此前因信息披露违规在节前也收到监管函。

二级市场股价狂飙,终端市场白酒价格亦是“涨声”雷动。1月5日,《财经》新媒体记者走访朝阳区线下商超、烟酒门店发现,部分门店飞天茅台终端价已突破3000元每瓶,1499元的平价茅台线下渠道基本无货。尽管近期酒企纷纷提价,但部分品牌出现价格倒挂的现象。

多名白酒行业专家对记者表示,资本热捧下,A股市场呈现出“沾酒即涨”的现象,部分白酒概念股及酒企股价暴涨根本不具备良好的业绩做支撑,白酒板块存在过度炒作的成分。未来随着经济回暖,白酒销售旺季结束,资金流入其它版块,中小酒企股价泡沫将最先被戳破。

白酒概念股扩容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白酒板块全年涨幅达114.06%,19只白酒股全部飘红。其中酒鬼酒、皇台酒业、山西汾酒2020年涨幅超300%。而茅台更是在新年伊始突破2000元大关,市值站上2.59万亿高地,无疑白酒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狂欢主阵地。

随着白酒股在二级市场的不断走强,白酒概念股也不断扩容。《财经》新媒体记者统计发现,2020年初,除皇台酒业未能复牌外,一共有18家白酒企业活跃在资本市场。但截至2020年末,A股中的白酒概念股已达30只。

从新增的白酒概念股来看,既包括收购了金徽酒、舍得酒业的复星系豫园股份,也包括进军酱酒市场的黄酒”龙头”古越龙山。此外,还有跨界收购红星股份的大豪科技、生产清香白酒的老字号药企广誉远。而凯乐科技、中粮科技、苏盐井神、广东明珠、巨力索具、盘江股份、大湖股份等企业更是跨界入局白酒。

记者发现,“沾酒即涨”成为了2020年白酒股市的一道风景线。以大豪科技为例,自宣布将红星二锅头等资产装入公司的消息后,股价一路高歌猛进,节前还创下涨停12连板,节后首个交易日又再度涨停,较此消息公布前涨幅超过275%。

连续5个涨停的“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亦是如此,但该公司酒水板块业务营业收入仅为1447.02万元,相关业务规模较小,还处于亏损状态。1月4日,青海春天紧急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提醒投资者注意公司的经营风险。除此之外,广东明珠、巨力索具等白酒概念股的股价也随着白酒板块拉升。

“白酒股在资本热捧下,A股市场基本呈现出‘沾酒即醉’的效应。”一位不具名的证券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很大程度是靠茅台、五粮液等头部企业的带动效应。春节旺季将至,白酒板块景气度维持高位,一旦白酒热度下调,没有业绩支撑的相关概念股最先下跌。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对记者表示,白酒资本市场活跃的主要原因是整个酒类消费升级趋势明显,在国内外整体投资环境风险增加的情况下,酒类板块具有民生刚需类属性,安全性较高,成为很多资金的避险的通道,加之酱酒与老酒等白酒品类金融属性增强,进一步带动了资本市场追捧,当然也不排除因为酒类板块整体较小,部分投机资金的炒作行为。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记者表示,茅台五粮液目前的估值已经接近热门的科技芯片股,而从收益率和成长性上,茅台五粮液与科技芯片股相比仍有差距。2020年白酒股整体涨幅较大,业绩涨幅和股价涨幅相比已经有落差,未来白酒板块可能会进入估值回调的周期。

终端市场涨声一片 价格倒挂现象普遍

白酒企业不仅在二级市场一片欣欣向荣,终端市场再次出现 “涨价潮”。1月4日,泸州老窖再次发布提价通知成为了首家节后涨价的酒企,旗下52度、38度国窖1573经典装团购价建议分别提至1050元/瓶、750元/瓶,52度国窖1573经典装较北京市场团购价高百元之多。

实际上,2020年12月以来,古井贡酒、剑南春、水井坊等酒企分别对旗下产品提价。与此同时,涨价风也刮到了酱酒品类。茅台系列酒几乎全线普涨,国台酒、金沙回沙酒、钓鱼台等酱香酒企亦纷纷提价。

《财经》新媒体记者走访多家线下烟酒店发现,并不是每一家酒企都能有涨而不乱的底气,部分白酒产品在提价后,零售价和实际售价倒挂的情况也比较普遍。

以郎酒旗下高端产品青花郎为例,官方建议零售价为1499元/瓶,但实际成交价在1000-1200元左右。52度国窖1573经典装的建议零售价为1399元/瓶,记者探访多家烟酒店和超市中售卖的52度国窖1573经典装价格普遍在950元到1050元之间。另外汾酒、五粮液等酒企旗下相关产品均出现价格倒挂的现象。

事实上,白酒节前涨价已经成为酒企惯用的伎俩,大多数酒企涨价是督促经销商打款、提升品牌形象、提振市场信心,但部分中小酒企盲目跟风提价,亦存在一定风险。

北京丰台区某经销商向记者透露,高端品牌酒企对产品进行提价,对销量影响不大。主要是二三线品牌的竞争,有些酒企为了防止价格下滑较大,提前涨价是为了保住价格。当到达销量旺季后,某些经销商会通过举办促销活动,再将价格拉回涨价前的水平,甚至进一步降价,来促进销量,冲高业绩。

蔡学飞认为,由于茅台持续高价运行,许多酒企提价纯粹是跟随式涨价,并且借机拉高品牌价值,实际销售意义一般,更多的是品牌造势与价格带占位。但区域性中小酒企盲目提价,导致价格倒挂,只会进一步抑制部分消费需求,将其分流到头部企业。

多家酒企被“点名”股价泡沫何时破?

随着白酒股的强势上涨,监管层对相关酒企连连发函。继贵州茅台和山西汾酒之后,1月4日晚间,深交所分别向酒鬼酒和五粮液下发了监管函和关注函,均与公开披露的业绩相关信息有关。

具体来看,2020年12月26日,财务总监程军在经销商大会上放出“酒鬼酒销售目标是突破30亿,跨越50亿,争取迈向100亿”的消息。当日,酒鬼酒股价涨停,此后股价持续上涨。深交所认为酒鬼酒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自行对外发布涉及公司经营的重要信息。

五粮液领到的关注函是因为在2020年12月18日公布了,持有公司20.40%股份的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1月至11月收入突破1100亿元、收入与利润均实现两位数的增长的消息。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五粮液集团的经营业绩与公司经营业绩的关联程度,并在此基础上说明上述会议所透露信息是否属于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

沈萌认为,发函本身并非针对白酒股业绩真伪,监管层或有隔山打牛之意。白酒股业绩增幅与股价增幅已有落差,监管部门或意在间接提示白酒股炒作风险。

事实上,一些区域性中小酒企根本没有良好的业绩做支撑。股价上涨最为“疯狂”的当属青青稞酒,11月至今,青青稞酒涨幅超过100%,但业绩不禁让人唏嘘,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6431.26万元,同比下降333.60%。金种子酒亦是如此,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达1.05亿元,但股价截至2020年收官暴涨超200%。

蔡学飞表示,股价要回归企业价值,但是目前在市场非理性的情绪下,中国酒企股价已经背离了企业基本经营面,对于许多中小型区域酒企来说,由于没有业绩支撑,过高的股价可能存在泡沫风险,未来随着A股其他版块回暖,资金流入其他版块,中小酒企股价泡沫将最先被戳破。

中金公司也曾发布研报认为,目前部分小酒企炒作已经脱离基本面或对业绩增长有较大透支,资金推动上涨,需警惕短期情绪回落后带来的冲击。

图片新闻
读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