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 > 正文

今年下半年我国白卡纸已经实现了至少四轮涨价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20-12-16 09:34:01

“洛阳纸贵”年末再现!企业抱团应对原材料涨价

进入12月,东莞市成益纸品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晓娅不得不再次面临纸价上涨的压力。“下半年以来,每个月都会收到上游纸企的提价单。这几天,造纸厂的提价通知单又要发过来了。”对于纸价的上涨,王晓娅已经司空见惯。

自今年8月份以来,国内造纸行业景气度明显提升。随着下半年各类纸的需求开始复苏,加之上游原材料的上涨,纸价也随之反弹。这带来的连锁反应是,造纸企业提价频率逐步加快,而下游的需求企业则不得不被动应对纷至沓来的涨价函。

进入12月,上游造纸厂的提价步伐依然没有停止。近期,多张原纸、纸板涨价函的流出,又为岁末年终这轮涨价潮添了一把火。近日,包括华泰股份、晨鸣纸业、太阳纸业等在内的多家纸企再发涨价函,宣布自12月起,对公司生产的部分纸产品提价。

进入2020下半年以来,由于被压制的需求被释放,生产端却因严格的环保标准以及产能受限,导致原料供应市场出现供需不平衡。原料价格一路飙涨,令众多中小企业的成本再次承压。

纸价年末再飞涨

潘雪莲是广东一家纸制品加工厂的采购经理。谈起今年下半年以来的纸价上涨,负责公司采购的潘雪莲,感到非常无奈。

“从7月份开始,上游的造纸厂就不断在涨价,白卡纸、瓦楞纸等所有品类都在涨,我们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到两张涨价通知单。”潘雪莲向记者介绍,以下半年涨价最为凶猛的白卡纸为例,7月份以来,每吨白卡纸每个月都会提价300-500元。

相关数据也佐证了潘雪莲的说法。进入三季度,随着下游需求开始复苏,造纸价格也随之反弹。其中,白卡纸价格反弹最为明显。据中泰证券研报数据显示,截至11月21日,白卡纸均价为6713元/吨,较年初上涨16.6%,较年内最低点上涨约三成。

梳理发现,今年下半年,白卡纸已经实现了至少四轮涨价,其中10月1日提价500元/吨,11月1日又提价300元/吨。经过几轮的涨价,白卡纸下半年已累计上涨约1600元/吨。

近日,APP(中国)工业用纸事业部再次发布了提价通知单。该公司在通知单中表示,“受营运成本及多种因素影响,我司自2020年12月12日起,针对宁波中华纸业/宁波亚洲浆纸业/广西金桂浆纸业生产的白卡/铜卡纸涨价500元/吨(含税),食品纸涨价300元/吨(含税)。”

除了工业用纸外,文化用纸同样在上涨。近日,包括华泰股份、晨鸣纸业、太阳纸业等在内的多家纸企再发涨价函,宣布自12月起,对公司生产的部分文化纸产品提价,提价幅度基本均在200元/吨。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随着经济的复苏,市场需求上升,造纸行业近期迎来涨价潮,各大纸厂纷纷提价,推动造纸行业基本面加速恢复,行业景气度也有所回升。

王晓娅的另一个身份是东莞市造纸行业协会的会长,她向记者分析,下半年以来,造纸行业下游需求持续复苏,而因为环保以及进口固废等方面的受限,上游造纸企业的产能受到了影响,这些因素都支持纸价持续上涨。

11月份开始,由于海运受限及外废出口国货源紧张等因素的影响,引发国废价格上涨。数据显示,11月国废黄板纸均价为2134元/吨,月环比上涨1.08%,;国废书本纸月均价为2044元/吨,月环比上涨4.98%;国废报纸月均价为2520元/吨,月环比上涨5.97%。

在需求端层面,2020年1月,我国发布最严“禁塑令”,全面限制不可降解塑料使用。2021年起直辖市、省会等地区商超、药店及餐饮打包外卖服务等领域将率先禁塑。在塑料包装限制使用的背景下,多家下游消费企业寻找塑料代替途径,以纸代塑为其中的重要替代方向,这也将进一步刺激纸制品的需求。

下游企业利润被吞噬

广东三九九环保包装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林青在包装造纸行业浸淫多年,他向记者分析,国内造纸行业集中度已经非常高,上游原材料主要集中在了国内几家大型造纸厂手中,这样的集中度强化了供给方的议价权,使得提价能够顺畅实行。

以白卡纸行业为例,国内排在前四位的是金光纸业、博汇纸业、晨鸣纸业和太阳纸业。今年,金光纸业刚完成对博汇纸业的收购,白卡纸行业格局进一步集中。目前,金光纸业和博汇纸业的市占率超过50%,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造纸价格飞涨,下游企业不可避免会受到冲击。眼见着产品利润被一点点吃掉,纸制品企业也正酝酿着通过提价来缓冲自己的压力,希望能与客户共同分担上游的原材料涨价。但现在来看,提价的阻力并不小。

“我们都是一些中小企业,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下游客户都是比较分散的,要提价很困难。作为处于产业链中间环节的企业,我们是没有议价权的。”潘雪莲坦言。此前,她所在的企业也曾遭遇过一轮原材料涨价潮,对于那次因产品提价所引起的客户抱怨,她还记忆犹新。

王晓娅心里也明白,现在产品提价是不现实的。虽然产品利润越来越低,但企业要想经营下去,必须保证有订单,“如果产品要提价,客户可以选择将订单转给别人。没有办法,我们夹在中间,难以进行议价”。

不过,始自上游的价格上涨,还是一步步传导到了下游。东莞凯励电子厂是一家电子企业,下半年以来,凯励电子厂不得不面对纸箱价格的上涨。对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凯励电子厂副总经理易建军已经司空见惯。他很清楚,“上游原料价格上涨,供应商也不得不涨价”。

易建军盘算了一下,今年以来,包装用的纸箱涨价幅度超过20%。“加上其他原材料的上涨,这样算下来,我们一个月就要多出几十万元的成本。”

成本的增加意味着企业利润的摊薄。作为一家制造企业,原材料的大幅涨价已经影响到了凯励电子的业绩,“成本大幅增加,产品价格没怎么变,利润空间毫无疑问变得更小。”易建军说。

企业探索抱团采购

在原材料涨价的倒逼下,下游企业也开始使出浑身解数,希望能借此实现突围。记者了解到,为了缓解企业的成本压力,有的行业协会也正在探索集体采购模式。通过企业抱团的方式,共同采购原材料,这样会有更大的议价权。

去年,林青在东莞打造了一家包装产业园,目前该产业园已经聚集了10余家包装企业。林青的设想是,将此前传统的中小包装企业聚集起来,由产业园出面统筹这些企业进行集中生产和管理。

林青向记者介绍,很多中小包装企业面临环保不达标、生产不规范等问题。“我们通过打造产业集群,不仅可以通过集中采购降低企业原材料成本,还能在技术支持、生产管理等方面为企业提供帮助。”

王晓娅坦言:“通过抱团采购增加议价能力,对于企业来说只是短期之策。长期来看,企业要想在原材料涨价的背景下实现突围,最重要的还是要推出具有高附加值的产品,不断进行产品的创新。”

今年以来,凯励电子就明显加快了新产品的研发步伐。易建军介绍,“我们希望能尽快推出新产品,这样就能提升产品的附加值,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缓解原料成本上涨压力。”

(记者 于长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