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奢侈 > 正文

近日央行公布了3月社会融资数据

来源:中国经济网2021-04-20 16:08:56

近日,央行公布了3月社会融资数据,其中,3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从2月末的13.3%明显放缓到12.3%,在采访中,业内人士对此并不意外,认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监管层对进入楼市的贷款监管趋严,使得整体信贷增速放缓。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去年监管层对于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的要求较高,不排除银行为满足考核出现对经营贷审核不严的情况,进而经营贷违规流向了楼市。同时,瑞银特约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分析称,考虑到房地产相关信贷监管收紧的影响逐步显现,加上企业短期融资可能还会走弱,整体上银行贷款增长应会继续放缓。

锁定违规消费贷、经营贷居民短贷增幅降低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近期已经明显感觉到贷款增速放缓。

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94.55万亿元,同比增长12.3%,2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91.36万亿元,同比增长13.3%;3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80.41万亿元,同比增长12.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个和0.1个百分点。

根据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方面计算,3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34万亿元,比上月多增1.6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增1.84万亿元;3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2.73万亿元,同比少增1039亿元。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方面认为,3月份,从贷款投放结构来看,企业单位贷款增加1.6万亿元,同比少增4500亿元,这主要是由于去年为了帮助实体企业平稳渡过疫情难关,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去年3月两者合计规模达1.1万亿元,一季度共发放2.9万亿元。而今年随着企业恢复常态化生产,应急需求下降,企业短贷和票融合计规模在3月、一季度分别萎缩至去年同期约1/5和1/4的水平,票据融资连续三个月负增,信贷投放更扎实。同时,企业中长期贷款继续高增,3月新增1.3万亿元,为历年同期峰值,一季度新增合计高达4.5亿元,表明企业对经济前景预期继续改善,扩大生产经营活动的积极性依然较高。

汪涛亦赞同上述说法,同时,他经过测算指出,3月新增居民贷款1.15万亿元,同比多增1610亿元,主要来自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走强,同比多增1500亿元,表明近期房地产销售较为稳健、且部分银行可能预计房地产政策会进一步收紧因而尽快发放了房贷。

某银行小微企业金融中心人士告诉记者,为助力企业复产复工,去年的经营贷利率达到了较低水平,于是出现了多起客户通过经营贷违规购房的情况。“去年监管层对于普惠金融贷款新增的要求也比较高,不排除有蒙混过关的、不合规的经营贷出现。今年监管层对于经营贷流入楼市的情况监管十分严格,对贷款增速也会有所影响。”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指出,居民贷款方面,3月新增居民中长期贷款6239亿元,环比多增2126亿元,在基数抬升背景下,同比仍多增1501亿元,与当月商品房销售依然火热相印证;当月新增居民短贷5242亿元,环比虽季节性多增7933亿元,但同比仅多增98亿元,表明监管严查消费贷、经营贷等居民短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已取得成效。

上述银行小微企业金融中心人士透露:“今年以来,我行对于1000万元以下的经营贷放款十分审慎,不合符资质的企业一概不发放。”

“贷款增速放缓不仅是受经营贷监管趋严的影响。”某城商行北京分行管理层告诉记者,“房贷新政出台后,监管部门要求各行防止信贷资金流入房市,并加强了检查处罚,对各行个人按揭贷款实行比例限制,这让我们在放款时有很多顾虑。对于房贷占比较高的银行,今年开始就要严格控制增量了。”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方面亦指出,随着开发贷、按揭贷等房地产贷款及经营贷、消费贷等相关领域贷款的调控持续全面收紧从严,后续居民新增中长期和短期贷款均有缩量的可能。

小微企业信贷资源被释放“量增量控”达标存在难度?

3月26日,银保监会、住建部、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关于防止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的通知》,其中指出,近期一些企业和个人违规将经营贷投向房地产领域问题突出,影响房地产调控政策效果,挤占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发展的信贷资源。

在今年“强监管”的背景下,被释放出来的小微企业信贷资源,是否容易被投放出去?

某股份制银行地方分行行长认为,经营贷违规买房的贷款规模与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规模相比,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从监管层的政策看,今年对于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的要求已经降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求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增长30%以上,使资金更多流向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相比于去年40%增速的考核指标已经降低了很多。

邮储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认为,随着疫情控制和经济恢复,小微企业自身盈利能力好转,资金流紧张压力有所缓解,虽仍需商业银行的大力支持,但迫切性比不上去年,因而结合实际情况适当下调目标也是合理的。

“不过,今年要想达到考核标准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上述股份制银行地方分行行长坦言,“经过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验后,确实有很多小微企业没有顶住压力,出现经营困难和倒闭情况。且现在问责制度还是很严格,我们做小微企业贷款的热情真是不高,一些资质较弱的中小微企业仍然难以得到贷款。我们还是更倾向于做有抵押物的小微企业贷款。”

“我们判断,在今年信用总量整体收紧的背景下,货币投放将更加凸显‘有保有压’的结构性特征,‘保’的重点是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监管层可能会推出新的政策工具,引导金融资源向这些领域集中;‘压’则主要指向房地产金融以及地方政府平台融资。”王青如是说。

(记者 张漫游)